天空的日子

cancardfree [随感] 2018-07-14 22:32:11 星期六 晴天 查看:289 回复:0 发消息给作者

     我是谁?

   无论多么刻板的事,总有人在研究,伤痛总是延续并且不断上演。

  痛苦如影随形拖住每一个疲惫的身心,当我想说,够了。

  我的心会战栗,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刻意且不流畅,再次见到的时候,总有一根心弦在振动。

  呵斥!驱赶!快走!

  我已经够疼的了,难道你没看见山麓之泉?你不知那泉从何处来,你不知,你当然不知。 

  那是我日日的痛楚啊!它流经高山之峰直冲云霄,然后急转直下,落于九天之下。

  魂回梦绕,牵肠挂肚,谁知?唯有心知。

  我们终将走向死亡,可是没人能想,大家都知道的是人类有青年、中年、老年之说。

  有多少人能过得了青年?又有多少人过的了中年?老年又是何等的一种奢望。

  你知道的是身边的朋友,家人都在,可是世界上看不到的地方又有多少能够抗争到青年与中年呢?

  活是什么?

  死是很可怕的,所以人会变着法的活。

  可谁又存在呢?

  我存在吗?你又是谁?

  如果我不存在,那么这个世界又是什么存在呢?

  如果,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人类过呢?

  我是谁?

  我在思考什么?

  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讲是什么?具有什么意义?是结束?还是什么都不是?

  我有一个名字,当然任何人都有一个名字,这并不稀奇。

  当我更换名字的时候,我为什么不是别人?而还是我?

  当我抛弃名字的时候,我是谁?

  当我消失的时候,我便越存在,为什么?

  我还是我,可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没有名字。

  名字就像束缚一样,与我们血肉相间。

  我是你,我也可以是我,我也可以是任何人。

  我只知道我很不开心,想什么根本无所谓,我就是要发泄。

  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我们就只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可我们必须记得我们还有选择的机会,要有以卵击石的勇气,承担不可能的担子,去教导去规范传统社会。

  我们会失败,但是偶尔会成功,当第一滴血落在地上的时候,涟漪已经出现不肯能逆转。

  这种涟漪是有意义的,改变一切是不可能的,可是越是不可能越是要去做。

  长大之后,我不再流泪,我已经不会了,这是成长的代价。

  代价与得到的往往不成正比,这让我们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冷漠,把多愁善感抛于九霄云外,坚固如城堡,为心设下重重防守,里面住着一个无比脆弱的“我”。

  有一天,我走失了。

  坚固的城堡与重重的防守根本不知道在保卫什么?可依旧严防死守。

  为的什么活着啊?

顶一下(3 写日记 6013259 217629
最近访客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 记住曾经绽现的万种风情 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 来把这些重新回味

Copyright (C) 2008-2014 www.jue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408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908号

绝想网友交流QQ群318103019 客服QQ 101716056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148464312 邮箱 101716056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