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小情绪

若晴若雨 [随感] 2016-07-27 16:38:43 星期三 晴天 查看:2293 回复:14 发消息给作者
        以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次出去巡查,发现路很难走,而且很多石头,很搁脚。于是他就下令,把道路用牛皮全部铺上。可是杀光了所有的牛,也没办法把所有的道路都铺上。最后,一个臣子对他说,陛下,如果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路铺上,为什么不能用牛皮把我们的脚包起来呢?        后来在我的空间留言板上选了“我们光脚在大地上行走,地面上布满荆棘,愚笨的就视图用牛皮来覆盖整个大地,但是聪明的人知道,只要在脚上穿上一双鞋就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着控制着自己的心呢作为题记。
      没错,我们都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希望自己爱的人刚好也爱着自己,希望永远都甜蜜没有伤害,可是这些就像是要把所有的道路铺上牛皮一样,实现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确实,踏出那一步,或许就会受到伤害,可是一点风险都不想承担,又怎么能找到真爱呢?所以,就算是怕,也要鼓起勇气迈出那一步,伤害有的时候,其实也是生命中最好的礼物。

     看看过去日子,一些人出现过自己的生活,留下过感动或难过,如果我喜欢的和喜欢我的能很容易的是一个人,不要经历那么多,是不是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心情,无论掩饰的再深,那种种的情绪其实在心底,想抹去但好难,我怕爱别人会伤了自己,而让人爱会伤了别人。遇到的太多,我已经怕了.因为我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遇见一个人很容易,但是忘记一个人很难,曾经的我尝试过简单闭上眼被人牵着走,结果却迷失了路,差点找不到回来的路。所以我不是不相信别人,只是不再愿意轻易的信别人。

        每个人都会有另自己感动的 点点滴滴,为什么这些不可以全部或大部分的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集中在自己喜欢的那个类型的人身上。原来只有放在心上才会伤到自己,否则话真的可以去留无意,为了保护自己,我努力的选择冷漠,选择一个人,选择做一只无人靠近的刺猬,虽然其貌不扬,孤僻的生活在自我的世界,没有人知道,它究竟实在享受孤独,还是在恐惧孤独,又或者它只是想逃离众僧喧哗的世界,找一个能藏身的小角落,不被打扰的静静地生活。如果她善于伪装,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太嘈杂。

       可是回忆还是会时而不时的伤到自己.有时幻想我的爱情一生只轻许一次,可是越是这样想,越是不敢轻易的投入到一份感情当中,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完全的遇到我理想中的人,可以同样在乎自己的人。很多人说缘分未到,我知道那都是安慰人的。也有人说放下理想,就会得到一份真实的感情,可是我永远都看不懂别人,我不知道会不会幸福,只是怕,怕输了理想,也没有迎来幸福

      我喜欢晚的感觉,很安静,很自己。喜欢一个人在家,哪怕不开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思考一些事情。有人说相似的人适合玩耍,互补的人才适合终老,其实我一直还是偏向相似的人,但越来越明白相似的人主动很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现在这种样子,朋友说微博这样洗脑的东西看多了,都不现实了,可我就是偏爱。越来越不想去放心的爱别人,因为怕会一不小心的伤了自己;也不想在成定局之前,别人迷失的对自己好,因为我怕自己的小情绪会惹了别人,所以我防着别人。

      我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想一个人生活很久的状态是不现实的,是要承担外界很大的压力,我只是希望当众人都在责怪我的古怪时,在他看来这种怪他还能够接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大度的表现

     在我的内心其实有个谬论吧。总觉得一直以来能很长久的心甘情愿的改变自己去迁就对方的行为确实是很让人感动,但是在成定局之前,我希望对方别忘了留点爱给他自己,不想到最后放不下的不再是对方,而是在这段感情中一直付出的他自己。其实当我不知道时,我习惯的依赖把问题交给时间,我只能相信时间会把最真的人留给自己。对我不熟悉的人,我不喜欢别人迁就我,因为别人 的 付出与迁就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

      其实我很怕每次见完面后,对方或中间人会催促着问你觉得对方怎么样啊,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样的问题,也害怕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在我看来,我不会因为见一面就判断什么,因为我.很傻,因为我是个慢热与纠结的人。用朋友的话说等你热了,人也散光了。

      我整日挂在嘴上,你总是问我什么想法,可我永远不知道你的想法。他只是支吾了半天回答了我只是觉得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要是问你,合不合适,可不可以处,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啊,我知道你很难回答,所以我不问啊,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有答案的,不想问你,让你为难。

      看着我囤积的那些萌摆件,他说我在考虑要不要再房子里多做些小格子摆放你的收藏品,把卧室和客厅的墙全做成格子摆你的收藏,不过最后也会严肃的说还是要收敛你的购买欲望,以后一个月买一样吧,毕竟还要成为家庭过日子的。我总是诉说着我的幻想,我希望对方很有主见,能为我安排好所有的一切,就是说每面对一件事事,其实他已经有了比我更好的规划,但他还是会傻乎乎的听取我的想法,然后在弥补纠正我的不足。说白了我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喜欢那种自我膨胀的感觉。他只是在笑我的天真爱做梦,临了来一句,你也得需要有一个给你自我膨胀机会的人吧

        我 自言自语到,我希望我爱玩的时候他永远不会责怪我的贪玩,我安静的时候他永远不会埋怨我的无趣。其实说白了就是我很霸道,以我为中心。他只是很无语



      出门的时候,他在电话的那端说了句你在某处等我吧,那里离车站比较近。其实我想说的是反正我是坐车下站,从哪都可以,只要你不要绕太远就可以了。并不是因为我体贴暖心,只是和一些刚认识的人出于习惯的客气罢了。

      盛夏的傍晚,买来的尽是一杯热饮。我真的好郁闷,在质疑他的智商,但他却很淡淡的说一句,我不知道你们女生可不可以喝冷饮。打开了那杯热饮的杯盖,听着我莫名其妙自言自语的小情绪,却时不时的握着杯子的外表面,等到我停顿下来的时候,就那么淡淡的一句喝点吧,说了那么多。

      我觉得当时的自己没有一个女孩子的形象,就那样懒散的趴在桌子上,说着自己的不安,自己的纠结,自己的矛盾,自己的烦躁,自己的叛逆,完全不像是认识不久后的第一次单独出去我应该表现的正式,优雅,乐观,贤惠等,更像是和死党在一起的发牢骚,谈心事。

      讨厌他总是没注意的走在前面,把我扔的很远,时不时的回头才发现我离他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我以为他会为自己的忽视而抱歉内疚,结果在他看来,走在前面是最好的,因为走在我的后面,他怕我觉得他猥琐,而和我走在一排,他怕会让我不自在。因为我说过我这人有太多的怪癖,怕被人撞见,怕被人八卦,所以他只能选择前面。

      他反复的强调着他一下午的计划,坐着吃点小吃,看场适合我们回家时间点的电影,走段夏日傍晚后已经安静凉快些的公园路,我在反复的纠正他的老套,死板,他却淡淡的解释句,只是想内容丰富些,只是不想在大家聊天都静下来时那么的尴尬冷清。

      我们聊了太多身边人的情感不愉快,如交往中要顾及到的婆媳间树形象,如一味的改变自己去做对方喜欢的类型,如明明是个女汉子,但相遇却让她变成小女生。这些在那些当事人看来是种幸福的改变,但在我看来是委屈迷失自己。我不知道自己说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了暗示表达自己的霸道,专制,还是本能的当成了一种死党之间的那种可以天马行空的交谈。

       我说了太多的自己的喜欢,自己的讨厌。我说过我讨厌吸烟喝酒赌博的人,他说了他只有第一点嗜好,而且只是每天偶尔的几颗,考虑过戒除,只是好难。我毫不保留的表现出我对他戒烟能力的质疑,他只是说在考虑诫,因为他想过几年之后当成为一个家庭的时候总会要面对孩子的问题。

       我说自己节食并不是为了控制体重,只是为了瘦点能错觉上显得高点,他只是说你也不矮啊。可是我不会穿高跟鞋啊,瘦点显高是我唯一的办法。他只是说了句,穿高跟鞋干什么,那么累脚。我随意的伸出自己的人字拖,这完全不应该是第一次约会的行为,在我觉得随意的自己才是最真实,舒适的。

       我自言自语着自己的疑问,郁闷时间上耗得起等的起的男生总是想赶紧安定下来,我责怪着难道这些男生不知道女生喜欢这种无压力的恋爱交往阶段嘛,他的解释竟然是男生这样做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女生耗不起,所以想让女生安心罢了。

      后来送我回家,尤其是步行的方式,他说只是一个男孩子应该做的。但是我心里压力很大,一再的劝他回去吧,因为在我看来过了某个岔路口再走下去,回去时面对的都是回头路了。可是他却说从哪都顺路,那一刻闪过我脑海边的是那句,愿送你回家的人,东西南北都顺路;想陪你生活的人,酸甜苦辣都可以。转身离开后我礼貌的说了句谢谢,这句之前的谈话中,反反复复说很多遍的话。走远了几步,只是听到他在说话,可是我听不见,好奇的出于礼貌的反向的走向他。他说怎么又回来了,我回答因为我听不见你说了什么。其实我只是说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说谢谢。

        我毫不掩饰的说出我的不安,不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展示的那么好,以后熟悉了,当你的好减弱时,我会生气的。当我的霸道爆发时,你会压抑的。他只是说了句,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每天陪在你身边,有时遇到忙碌只能半月回来一次,所以趁现在在家想多陪陪你,就像他曾经在短信里感慨的,我应该多陪陪你,让你习惯有我。

       我感慨我们的谈话像是我在找一个倾诉者,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尽然首先像我承认的是他不是一个好的倾诉者,因为有时累着累着睡着了,忘记和我说一声下线了晚安。我说过我讨厌别人没有礼貌,讨厌别人做错事连句解释都没有,因为在我看来没有能力得有个态度吧,连个态度,我会无语的。我说过我需要别人发于礼貌,出于习惯的发的给一句真实的解释,因为在我看来听不听解释是自己的事情,但说不说是你的问题。

       他每次离开都尽可能告知一声,有时还会在最初开始聊天时就先说句晚安,因为他怕自己又累的睡着了。其实我一直都希望他的改变不会让他很辛苦,不会是刻意强迫自己去做的,因为那样的行为不可以坚持太久。有时我很害怕是一种短暂的迁就,说白了怕是一种伪装,一种掩饰。

        他强调着他的简单,安抚着我的不安。开玩笑的说其实他很简单的,我可以帮他涂上我喜欢的颜色。我顾虑着我的颜色掩饰了真实,但在他看来,我不应该更多是感到荣幸嘛。聊到梦魇,谈到梦话时,我只是本能的说了句其实我最害怕说梦话了,他好像是意识到肯定是心中有很多小秘密,开玩笑的说了句,要不你说说呗,让我以后心里也有个准备。我只是支吾的掩饰到我也不知道害怕梦话说什么,在他看来所有的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当事人最明白怕说出来什么。那一刻,我觉得他不是他反复强调的简单,其实他也蛮会琢磨人的内心的,也许是我自己内心的底气不足吧。

        这样一个燥热的下午,不知做些什么,就这样,撑开我的懒人桌,打开我的笔记本,开着酷狗,单曲循环,随意的敲打着键盘。而那只慵懒的小傻猫,睡在我大大小小的肉肉盆栽旁,一个下午时不时的翻着身,撑懒腰,不知道她是在享受还是在无语,我是不是吵到她白天的小憩了呢。脑子里忽然傻傻的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她会说话,会不会已经发脾气了;如果她会操作,是不是早已经切换到下一曲了呢。估计,她也是醉了。
顶一下(12 写日记 5820057 256810
最近访客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 记住曾经绽现的万种风情 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 来把这些重新回味

Copyright (C) 2008-2014 www.jue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408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908号

绝想网友交流QQ群318103019 客服QQ 101716056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148464312 邮箱 1017160561@qq.com